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我看读书 >> 全球刷怪 >> 第794章 十年(八)

第794章 十年(八)

阴风打着卷儿,从阴暗的小巷中吹过,凭空带起几分叫人不寒而栗的阴冷气息。

漆黑的天色下,巷子外年久失修的路灯,又开始不规律地一闪一烁,也不知道是哪里短路了,还是某个零件老化,或者又干脆,根本就是供电不足。

原本就功率不足的路灯,让四周的光线不断地在幽暗和漆黑之间来回转换,每每在某个不足半秒的闪烁间隔中,巷子里就好像有人影闪过,给本就让人感觉不安的环境,更添几分阴森。在那仿若风烛残年的老人一样的路灯斜后方的墙壁上,房子的门牌,在不断闪烁的光线中被照亮。

门牌上写着,天京市第八区凯旋大道56号。

希伯历3052年2月,世界失去耿江岳的第九个年头初春,天京市的状况,比去年又更糟糕了一些。任谁也无法想到,曾经全球最繁华的商业中心,居然会呈现出今天这么一副犹如末日的景象。城市中到处弥漫着刺鼻的气味,街角到处可见风干的人类粪便和尿渍,各种毫无回收价值的垃圾,被风吹得满地飘荡。街头上除了极少数戴着面罩的巡逻人员,几乎再也看不到别的身影。

足足八年多没开过防护罩,没换过气的天京市,普通人连吸一口新鲜空气都成了奢望。而最可恶的是,第一区还将自己团团包裹起来,将他们内部的废气,通过管道排放进其他八个区域内。外八区内的超级大楼通风系统,因为常年运转,符合太大,不少甚至已经损坏。

住在那些没了排风系统的封闭大楼里的人,简直就跟住在垃圾堆里一样,整天浑身臭嗖嗖的,不少在这种环境下出生的孩子,甚至不到两岁大就染上肺病。大多数都撑不了多久,极少数能挺过来后,也都留下了治不好的后遗症。

天京市的人口连续多年大量死亡,显然并没有让活下来的人,生活质量变得更好。

哪怕城市内的生活物资总产出量并没有减少,可九年前灾难刚开始的时候分到普通人手里的东西有多少,现在依然也就还是那么丁点。人们依然吃不饱饭,身上的病还越来越多。

从两年前开始,因为疾病的关系,第一区里的富人开始进一步隔绝第一区和外八区的来往,以往那些卖身为奴的人,大多数被安排在了第一区周边的隔离带里,隔离时间足够后,才会被允许进入第一区为富人服务。而那些住在较为边缘地带的人,眼下就算想卖身为奴,也没那个机会了。

因为富人们根本不收。

不但富人们不收,就连新贝隆城和新猎鹰城的那些老嫖客们,也都开始看这些人如同瘟疫和病毒一般,纷纷避之不及。整个天京市的外八区,就像一块被世界遗弃的地方,足足1.8亿人,生活得毫无人类应有的体面可言。全世界,只剩下海狮城草药堂,还依然咬着牙,约莫有千把号人,长期驻守在天京市的第九区里,尽可能地帮忙解决一些问题。

但天京市的整体状况,还是每况愈下。

新海狮城那边,显然不是没有做过努力,可最后都因为各种原因,没办法持续提供帮助,甚至到后来反倒要遭受天京市底层居民的辱骂。

这种情况,最开始是发生在三年前,也就是3049年。

当时南极新海狮城据点,刚刚恢复了建造超级大楼的能力,但每年最多只能建造一幢楼,因为他们从雨林大陆运输原料的能力最多只能到这一步。可即便这样,刚恢复基建能力的新海狮城,还是迫不及待地就向全世界公布了这个消息,希望各地有意愿前来新海狮城生活的人踊跃报名。于是这消息一出来,天京市第九区自然首当其冲就炸了窝。

无数的人涌向草药堂的驻地,疯了一样提交移民申请。

但一幢超级大楼区区六万个名额,显然不够数以亿计的天京市市民分的。别说整个天京市,就是单独一个第九区,当时的人口也有两千多万。但在巨大生存压力的逼迫下,这些市民依然谁都不肯放弃马上逃离天京市的机会。为了获得移民的名额,所有人全都使出了浑身解数。解裤腰带强行跟草药堂的年轻人上床,几乎都快变成正常流程,最狠的是,不少人甚至开始有预谋地残杀身边的人,只为自己能获得更大的中签希望。短短两个月,天京市外八区的凶杀案就高达三十多万起,被杀害的大多是行动不便的老人和年幼的孩子,社会矛盾激化到几乎无法收场的地步。

直到新海狮城方面紧急颁布了摇号细则,先将移民范围缩小到仅为天京市第九区,又把第九区划分成若干个区块,平均分配名额。可饶是如此,天京市也没有马上就宁静下来。

一段时间内,第九区的许多空置房,成了全世界的香饽饽,不少人为了获得天京市第九区的居住权,甚至愿意将自己的老婆孩子送给别人,人性逐渐泯灭到了极点。还有些人,干脆就暗中潜入杀害房子原先的主人,鸠占鹊巢。当然,最终这些乱搞的人,一个都没能通过海狮城的筛选。

只是也正因为这样,新海狮城的移民工作,只做了一次,就宣布不再继续了。

3049年,只有58623名天京市第九区的居民,最终幸运地进入了南极。整个过程中,天京市直接损失人口超过三百万,而天京市政府,则对这个情况一直不闻不问。直到海狮城即将把这五万多人转移走的前夜,才以海狮城的移民工作引发暴乱为借口,狠狠敲了海狮城两万吨食品和药品。但海狮城又不能不给,亏得一塌糊涂。

自那之后,草药堂在天京市第九区的口碑急转直下。成千上万没能上岸的人们,都将自己越发糟糕的生活,归咎于草药堂的多管闲事。但即便这如此,栗子他们还不肯就这么算了。

半年后又开始小规模为第九区的人提供额外的食物,最初当然效果不错,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当消息走漏出去,又开始有人不顾一切地挤进第九区,至于结果,自然可想而知……

第九区再次因为海狮城的善心,成为人间地狱。

亲自来到这里的栗子,目睹了城内为了一口饱饭就能泯灭人性的惨状后,终于叫停了对天京市的援助。海狮城大量的草药堂人员被带回接受审查、处罚和再教育,只留下两支医疗队伍,总算没有再遭到医疗挤兑。因为这支队伍,只收治10岁以下的病人。

……

呜哇呜哇呜哇……

天京市第八区安静的凯旋大道上,突然由远处传来救护车的急促的响声。车子飞快开到凯旋大道56号楼门前,门前不正经的路灯,一下子停止了闪烁,彻底熄灭。

一片黑暗中,救护车的车门拉开,胡广琛从车上一跃而下,身后还跟着个大佬。肩上扛着上将军衔的篮子,踩着干干净净的长筒靴从车里走出来,环视四周,眉头微皱。

好多年没出门,没想到天京市,居然会沦落到今天这个样子。

“你们别出来,这一带不安全。”胡广深语气很急地对两个留守在外面的草药堂年轻人说道,然后拉上车门,就急匆匆转头朝大楼径直走去,“蓝总理,上去吧。”

已经是海狮城市政厅副总理的篮子,沉声嗯了一声。

这一趟,他和胡广琛既是来救人的,也是来带孩子走的。根据草药堂成员的情报,这幢大楼里有个小朋友,在没怎么正经上学的情况下,八岁就能做十三岁的题,不是天才也说不过去。正巧赶上小朋友生病,篮子就打算趁带孩子回第九区治疗的机会,干脆直接把他领回海狮城。

孩子还有个母亲,也可以一起带走。

两个人脚步匆匆,走上大楼前高高的台阶。

大楼巨大的正门紧闭着,只留下一个只供一个人出入的小门。

守门的是海狮城市政厅的人,浑身裹得严严实实,穿着厚厚的防护服,戴着帽子和口罩。胡广琛和篮子出示了各自的证件后,守卫马上放行,并头头往篮子手里递了张纸条。篮子转头看看胡广琛,胡广琛却什么都不说,拉着他继续往里走,说道:“蓝总理,就在二楼,很近的。”

“等等我……一起的。”两个人身后,一个身影忽然从后面跟了进来,快步走到篮子身边。篮子转头一看,先是明显一怔,那人又立马拍了下他的肩膀,扭头就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胡广琛被对方的举止搞得满脸疑惑。

这时倒换成篮子拉着他,快步朝反方向走去,沉声道:“别问,妈的天京市现在的情况太复杂了,咱们完成自己的任务就好。”

胡广琛不由道:“刚才那个不是……咱们不就来接个人吗?怎么弄得这么紧张兮兮的?今天是不是有什么大事情,这种事难道不该是荷尔蒙来做的吗?”

“呵。”篮子装逼一笑,“你怎么知道他没来?”

两个人匆匆走过空旷的一楼,拐进楼梯间,走上二楼。

刚走进二楼宽阔的走廊,入眼的便是一群目光呆滞,仿佛行尸走肉一样的居民。

看到胡广琛和篮子走过,他们最多也就只是抬了下眼皮,好像这个世界,跟他们已经一点关系都没有。还有一些,则聚在角落里,抽着不知道什么植物的根茎,全身骨瘦如柴,整张脸上已经没有多余的肉,严重向凹陷,颧骨却高高凸起,全身仿佛只剩了一张皮。

篮子看得有点心惊胆颤,又稍微带点不忍直视的恻隐,然后赶紧低下头去,随手掏出刚刚进来时看门守卫递给他的那张纸条,拆开来看了眼,只见上面写着三个字:“带我走!”

“想跑路是吧?”胡广琛看都没看,就猜了出来,“给天京市政府干活的人,活得也没比普通人好多少。政府雇员不是家族打手,家族打手,是天京市七大家族的自己人,饿不着的,那些雇员是通过高考进入政府,底层雇员工资都不高,吃不饱也饿不死,也就比普通人稍微强点。平时干活也捞不到油水,天京市的穷人,身上已经刮不出半滴油了……”

“嗯,看得出来。”篮子的目光从身边那些长得跟骷髅已经区别不大的肉体上扫过,对胡广琛的这句话,体验相当直接且深刻。

说话间,两人就已经走到一条窄道拐角处。

窄道深处,飘出一股难以形容的气味。

篮子光是站在外头,就差点要吐出来。

胡广琛早有准备,拿出两个防毒面具,篮子一把抢过急忙戴上,这才喘上气来,可其实还是略微觉得恶心,只是勉强能不吐罢了。胡广琛笑道:“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站外面吧?这幢楼通风系统倒还没问题,不过下水系统坏了,外面的空气比屋里好……”

“别说了,大哥,抓紧带路吧。”篮子不住抱怨着。

然后跟着胡广琛往前走了大概不到十米,胡广琛就突然停住,说了句:“到了。”

篮子转过头,面向一间普普通通的小房间的房门。

从外部房门的间隔间距来看,这屋子的面积,估计最多也不到20平方,或许更小。

毫无疑问,这就是天京市里所有超级大楼当中,最小的户型了。

等同于海狮城曾经的那种鸽子铺。

胡广琛按下门铃,门铃却没有声,显然是坏了,然后他又重重拍了拍,喊道:“我们是海狮城草药堂的,来给孩子看病!”

等了大概有半分钟,房门才开了细细的一道门缝。

门缝后面,一个女人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形容枯槁,头发枯黄,营养不良得相当明显,看到戴着防毒面具的两个人,很谨慎道:“你们想干嘛?”

胡广琛拿出证件,从门缝里递进去,说道:“是佳佳让我来的,我是她老公。她说你的孩子病了,让我来看看你们。”

女人却越发警惕,问道:“她怎么不自己来?”

“她回海狮城述职了,我给你们带了吃的,还有药。”篮子从空间袋里取出几个小包裹,屋里的女人见状,立马将门打开,瘦小的身体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拽得篮子一个趔趄。

等篮子回过神来,他和胡广深便都已经进了屋子。

紧接着就听到身后的房门被带上。

女儿则拿着满袋子的食物和药,匆匆走进了里面的房间。

篮子和胡广琛对视一眼。

胡广琛指了指屋内,小声道:“在里头……”

“嗯。”篮子点点头,并随意地打量了一下屋子。

就像他进门前判断的,这家房子的面积极小,进门一个只有普通人家玄关那么大的外间,然后里面还有一个卧室。在以前的海狮城,一般是低级军官住的单身宿舍。

同一时间,幻灵界【我的世界】里,正在窥屏的安安,听到耿江岳说道:“我以前刚进南城的时候,住的就是这样的屋子。天京市现在空房子这么多还住这种地方,他们很缺安全感啊。”

安安道跟看电视剧似的,很理性地回答道:“天京市里头,谁还能有安全感。那些东西到处都是了,也不知道等我们出去的时候,天京市还在不在……”

说到这里,突然又话锋一转,冲小文迪喊道:“看我干嘛?还不写作业!”

小文迪被安安一吼,顿时就嘟起了嘴,圆滚滚的大眼睛,瞬间水汪汪起来,委屈巴巴道:“妈妈,你不爱我了……”

“少来!你已经不是全家最小的孩子了!”安安摸着日渐滚圆的肚子,很直白道,“从今往后你再也没特权了,知道吧?给我好好读书,咱们绝不能出第二个你二哥那样的文盲!”

边上的小脑斧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忍一忍就就过了。

不要跟你妈犟,不然又要挨母老虎的打……

小文迪见外援失效了,只能低头写她的二元一次数学题,一边呜咽呜咽地责怪耿嘉诚:“呜呜呜,二哥大笨蛋,笨蛋二哥害死我了,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安安看得好气又好笑,摸摸肚子,转过头去继续看电视。

电视里头,篮子在一片漆黑中,掀开了内间的门帘。他拿出一盏便携的应急灯,放在内物的小桌上。按下开关,照亮的内屋。内物也跟外面一样小,除了桌子,就是一张小床。

床边就是厕所。

篮子和胡广琛对这个布局有点慌,但一直戴着防毒面具又不大自在。两个人只能小心翼翼,慢慢把面具拨开,然后闻了闻气味,感觉屋里的气味没想象中的那样不能接受,才总算摘了下来。

篮子定了定神,这才望向靠坐在床上的小男孩。

孩子脑袋很大,大得有点怪异,此时已经狼吞虎咽地吃上了他妈妈喂给他的面包。

因为吃得太快,不断地有面包屑掉在肮脏的被子上。

那女人直接想都不想,捡起来就往自己的嘴里塞。

见孩子还能这么大口吃饭,说明身体状态还不算糟糕。

篮子和胡广琛两个人,都稍微松了口气。

胡广琛这时又来了句:“这里也没暖气啊?”

女人头也不回地回答:“晚上最冷的时候开两个小时的暖气,白天没有。”

“操,晚上这里都零下了吧。”篮子骂了句。

胡广琛却道:“有两个小时暖气就不错了,免费的啊,接下来估计天京市得收呼吸税了。”

篮子不由惊道:“这特么哪里还有钱缴税?”

女人冷冰冰的口气道:“交不起就搬出去,整个第六区的人,去年都让他们搬空了。”

篮子不禁道:“这样有意义吗?”

“有意义啊。”胡广琛道,“天京市人死了一半,很多地区的房间本来就是空着的。市政厅靠政策把人驱赶到一起,空出来的一整片区域,就归国家所有了。

他们就在空出来的大楼里种植水果蔬菜,养点鸡鸭牛羊。这样人给食物腾出地方,政府才好集约化管理嘛。管理成本也能降低很多。”

“那搬出去的人呢?”篮子不由又问道,“还负责吗?”

“伙食减量。”女人道,“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就是难民,难民每天只给一个饭团,剩下的自己想办法。我就是难民。我和孩子,每天两个饭团。加起来,四两重。”

篮子瞬间都听毛了:“天京市政府,这特么是不拿人当人了啊?”

“早就不当人了。”女人终于转过头来,眼里满是仇恨,“我老公为了我和孩子能活下来,每天就吃一两口白饭,他就是活活饿死的。政府还骗我们,说孩子好好读书,考上大学就能进第一区过好日子,都饿得连站都站不住了,你告诉我,怎么读书,怎么读书?连活到考大学的年纪都做不到!好处还不是都让他们自己那群人给占了,那群骗子,他们现在恨不能我们这些人全都死绝了,好把更多的房子腾出来,他们好养牛养羊,我们在他们眼里,就是一群连畜生都不如的东西啊!”

女人哀嚎着,却连眼泪都流不出来。

“妈妈……”那个在低头狼吞虎咽的孩子,忽然伸过了手,手里拿着啃了一半的面包,细声细语地说道,“妈妈,你也吃……”

“还有水……”篮子拿出一瓶矿泉水递过去。

“不用,我这间屋子的供水管线还能用,水是干净的。”女人摇摇头站起来,走进边上的厕所,接了杯自来水出来,喝了一口,一边拿过孩子手里的面包,咬了一口,说道,“我这房子外面,一到晚上就有好多人撬门,他们知道我这里的水管还能用,恨不能弄死我。”

篮子问道:“那你们怎么出门拿吃的?”

“有传送通道。”女人打开了床边的一个小个子,指了指里面,“这幢楼是耿江岳亲手盖的,到处都是偷懒用的机关。政府的人在楼下把饭团做好,直接从食堂里送上来。”

胡广琛顿时肃然起敬道:“耿总理永垂不朽。”

幻灵界内——

耿江岳:“滚。”

安安:“我草。”

小文迪:“呜呜呜,二哥大傻逼……”

安安:“……”

凯旋大道56号楼的二楼房间里,篮子对胡广琛的话没有任何表示。全世界上上下下,不论是谁,基本上都已经相信,耿江岳应该是不会再回来了——

这么长的时间,如果连耿江岳自己都没办法现身,那八成他和安安,应该是已经遭遇了什么不测。幻灵界里,或许真的有什么不能出来的东西。

这套说法,现在在全球仅剩的几座城里都相当吃香,连海狮城内部都流传甚广,老百姓的嘴根本封不住。所以也正因如此,除了海狮城之外,另外三座城市,不管情况再糟糕,也坚决反对重启脑波电技术。只有新海狮城,依靠着强而有力的中央领导和草药堂的组织,勉强开了个口子。

但是这么多年下来,脑波电的发电量,也只提升到5%左右,只有不到600万人在使用,而且都是退休的老年人,以及潘旭华那种职业游戏玩家。

——所以主要就是以娱乐和养老的名义开展的,但根本无法全城铺开。

朱星峰为了攒够能打开幻灵界破口的脑波电电量,这几年忧愁得不行,发量明显减少,已经秃成了结结实实的地中海。倒是同为科研部主力的张泰恒,由于从后半生开始就一直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从猎鹰城到海狮城,又从海狮城到南极新海狮城,隔三差五被怪物撵着跑,所以一切看淡,八十多岁仍然精神矍铄,对人类前景有这一种迷之乐观。

哪怕,眼下的现实情况,仍是一天比一天糟糕。

篮子和胡广琛,静静地眼前的母子俩,一口气把一大袋子海狮城的孩子至少能吃三顿的面包吃完,等他们吃舒服了,篮子才打开腕表,调出一道数学题,投影在墙面上,问那孩子道:“这题会做吗?会做的话,叔叔就带你们离开这里,去海狮城。”

女人闻言,麻木的眼里,瞬间有了亮光。

她满怀希望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孩子看着墙上的题目,安静了半天,却眨了眨眼,弱弱问篮子道:“叔叔,如果我不会做呢?还能去海狮城吗?”

篮子道:“那叔叔就只能说抱歉了。海狮城现在收人条件很苛刻,叔叔也不能坏规矩。”

孩子闻言,不由得睡下了眼帘,很失落地低声道:“我不会……”

“这样啊……”篮子不由露出遗憾的神情。

孩子的妈妈突然喊道:“等下!你这是初三的题目!我家孩子……他都没学过!他就自学过小学数学的内容啊!”

“初一!”孩子忙抬起头道,“佳佳姐姐给的书,我都看懂了!”

“嗯?”篮子闻言,不由问道,“他今年十岁对吧?”

“九岁,还没满十岁……”内心燃起希望的女人,急急忙忙地回答。

篮子想了一下,问孩子道:“那叔叔现在花两个小时时间教你,你有把握学明白吗?”

孩子有点犹豫,缓缓道:“我不知道。”

“试试吧。”篮子微微一笑,“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证道。”孩子的声音,忽然响亮起来:“叔叔,我叫证道,毕证道!”

……

“呼,呼……”56号楼的东侧第五小区16楼某角落里,乌贼大口喘着气,捂着胸口的伤。

两个小时前,他从天京市第一区的平安阁里跑出来,一路甩开陈振东和几十名若隐境界的高手,借着篮子和胡广琛的掩护躲进这幢楼里,结果没想到,还是没人追了上来。

耿江岳走后的这几年,世界上的驱魔师战斗力,越来越两极化。

要么就是纹丝不动,要么就是各种开挂进化。

多年没能参透境界的陈振东,去年悟透了惊鸿,重新跨入了世界巅峰的行列。各大家族的打手们,也是人才辈出,光他知道的若隐境界,就有至少四十多个,隐藏在暗中的就更多。

不像他们这边,肘子和青青,都是花了老鼻子力气,才修炼到归真境界。

论输出能力,现在只相当于一把手枪……

不过万幸的是,他们的家人,基本全都已经逃去了海狮城,只有他爷爷夏一夫那个倔强的老头子,独自留在已经被权贵搞成洗脑集中营的天京大学里,死活不肯离开。

而跟倔老头在一起的,还有爱逼逼的张教授。

曾经的东华国多能派,目前还能搞事情的,就只剩下他、肘子和青青三个人。

可怜肘子那个家伙,至今也没时间谈恋爱。

大龄老处男,老可怜了……

乌贼心里感觉体力流失得厉害,思维也不由自主地开始散乱。

就在这时,楼道外头,忽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乌贼,出来吧,黄青青已经被我们抓住了。”老鹰一步一步,慢慢走了进来。

乌贼转过身,扯下盖在头上的帽子,露出了他现在的模样。

一道深深的刀痕,从左上角到右下角,将他的脸割成两半。

老鹰看着乌贼这副模样,摇头叹道:“老夏,何必呢?为了海狮城草药堂……值得吗?”

“哈……”乌贼吸着冷气,微笑道,“我说了,不是我为了海狮城草药堂,是海狮城草药堂为了我们,我们所有人,为了所有人……我们既为自己战斗,也为天京市所有那些受苦的人战斗……”

老鹰问道:“自己都顾不上了,还为他们战斗?你早饭吃了吗?”

“没呢。”乌贼道,“昨天在平安阁里埋伏了一晚上,没来得及吃。”

老鹰瞥了眼乌贼的胸口,又问:“你再这么流血下去,最多半个小时就挂了。跟我走吧,咱们别管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先好好活下来。给人当狗,多少也是一条活路。”

乌贼反问道:“那你干嘛不干脆去海狮城?去那边既不用当狗,也能好好过日子。”

老鹰沉默了片刻,道:“因为我不甘心。”

“所以这就是我们的区别了。”乌贼看着老鹰肩上的少将军衔,叹道,“老鹰,八年了,你给那些人做了那么多事情,但他们有几百个空缺的位置都轮不到你,你看不明白,他们根本没拿你当自己人吗?你给那些人做事,没前途的。”

“不,赵世凯答应我了,今天带你回去,我就能升职。”

老鹰手里,一把光剑缓缓亮起,指向乌贼,“老夏,咱们从小到大,做了将近快四十年的兄弟,我一直都拿你当亲弟弟看,不要逼我下狠手。”

“靠……”乌贼居然笑了出来,“你还真是不肯吃亏,都这时候了,还要管我叫弟弟?”

“废话!这逼不向来是这样的人?”两个人后面,另一个声音冒了出来。

肘子举着枪,对着老鹰的后背喊道:“狗东西!坏事做得差不多就得了,肩上再多颗星又能怎么样啊?你还盼着他们再让你做封疆大吏吗?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形势!人类都快死绝了啊!你还想着做大官儿?你特么这是官瘾上头,这是病啊!得治啊!”

老鹰缓缓转过头来,看着肘子,冷笑道:“枪?还嫌丢人不够?”

肘子道:“老子就不要脸了,来啊!打我啊!”

歘!

老鹰瞬间移动到肘子跟前,一剑刺进了他的胸口。

肘子瞪大眼睛,看着老鹰。

老鹰轻声道:“兄弟,来生再见了。”

他狠狠将剑从肘子胸口拔出来,肘子仰着头,轰然倒下。

失去意识前,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为什么?为什么乌贼的台词能有这么多?而老子只有三句半?!老鹰这个狗逼,他看不起我啊!

老鹰转过头,再望向乌贼时,乌贼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

“心痛了吗?这就是造反的代价啊……”老鹰沉声道,“你爷爷也被抓起来了,你猜猜看,谁干的?李承业,耿江岳的徒弟!想不到吧?”

乌贼往前迈出一步,身体外,一股冰霜开始慢慢凝结。

老鹰警惕地皱起眉头,继续道:“非要拼命吗?不管黄青青了吗?她怀孕了,你不知道吗?孕妇肚子里的孩子如果死了,连复活的机会都没有,你不想要你的孩子了?”

乌贼体外的冰霜,却越来越厚,浑厚的灵力,在这片狭小的空间中激荡,整栋大楼,都跟着微微摇晃。他一步一步靠近老鹰,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我们夏家,从来没有投降的人。

青青她会理解我的,我爷爷和我爸妈,也会理解我的……”

老鹰被乌贼这股越来越强的气势镇住,手中的光剑上,瞬间附着起一道绿色的光芒。

大楼另一边的小房间里,篮子放下笔,略微紧张地看着摇晃的大楼。

小男孩突然从床上走下来,拿过他手里的笔,直接在墙上写起了答案。

胡广琛有点慌道:“蓝总理,要不换个地方?”

“不用。”篮子看着小男孩清晰的解题思路,说道,“最多五分钟,这孩子比嘉诚聪明……”

胡广琛问道:“耿总理家的老二吗?”

“嗯。”篮子点头道,“我给嘉诚讲两个小时,他能听懂,不会做。”

胡广琛好奇道:“能听懂,不会做?这么奇葩?”

“天分有限。”篮子道,“耿总理家三个孩子,就老二天生没数感,他是用另一种脑回路想问题的,跟正常人不一样。”

“所以你的意思是……”

“就是不聪明。”

“哦……”

“放屁!你才不聪明!”幻灵界【我的宇宙】空间里,安安对篮子破口大骂。一旁的小文迪则甩甩手,叹口气,奶声奶气道:“奶奶的,终于写完了,累死本宫了……”

轰!!

这边小文迪话音刚落,电视里头,忽然就响起一声巨响。

隔着大半间楼数不清的隔墙,篮子这边,竟清楚地听到了乌贼和老鹰在楼内战斗所发出的声音。小男孩三两笔,将最后一步写完,篮子扫了一眼,大喊一声:“天才!走了!”

然后抱起小男孩,就飞快往外奔去。

胡广琛也急急忙忙拉起男孩的母亲,快步跟上。

四个人冲出大楼的时候,整幢大楼都在震动。

就连停在楼外的草药堂的救护车,甚至都随着地面的波动在摇晃。

可楼里头,却愣是没有什么尖叫声。

几乎所有人全都很淡然地倒在原地,生死看开,巴不得就地死亡。只有几名光明神教神父打扮的人,匆匆忙忙从篮子和胡广琛身边超过去,逃命的速度比篮子都快。

大楼第五小区16号楼里,冰霜与毒液,已经纠缠成了一团。

乌贼和老鹰像两只菜鸡一样扭打在一起,到了第七重境界,技能的效果已经有限了,而且两个人都明白彼此的战术习惯,还是硬碰硬更加容易出结果。小文迪看着画面上两个人不体面的打法,不由微微张嘴,叹了句:“哇,打得好难看,还是振宇哥哥厉害……”

安安低头批改着她的作业,飞快扫了一遍,见没有写错的,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摸摸小文迪的脑袋瓜子,说道:“你振宇哥哥是开挂的,一般人可比不了,这两个已经算很厉害的了。”

“咦……”小文迪嫌弃道,“我叫一群小猫猫出来,他们都打不过……”

安安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然后想了想,还是决定干脆不解释。

挂逼一家亲,有什么好解释的!

轰!轰!轰!

电视里头,拳拳到肉的互殴的声音,不断地响起。乌贼和老鹰连续硬扛了三五十下,终于喷出一口鲜血,扑在了地上。颤动的大楼,也随之停止了抖动。

老鹰拍了拍身上的冰晶,站在乌贼身前,将剑锋,伸向乌贼的脖子。

可就在这时,一只手,冷不丁突然从乌贼身边的地面阴影上探了出来,荷尔蒙迅速从地面的阴影中站起来,同时扛起乌贼,说道:“你不能杀他。”

老鹰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问道:“为什么?”

荷尔蒙微笑回答:“因为我说的。”

喜欢全球刷怪请大家收藏:(www.wokands.com)全球刷怪我看读书更新速度最快。

全球刷怪最新章节 - 全球刷怪全文阅读 - 全球刷怪txt下载 - 吹个大气球9的全部小说 - 全球刷怪 我看读书

猜你喜欢: 都市奇门医圣娱乐帝国系统花掉1000000亿开局就无敌了啊医门圣手近身兵王全职小保安我有百亿属性点神级透视娱乐:我只是想当个小编剧向往的生活:首富的退休生活重生之世家子弟天神殿萧天策高薇薇三界淘宝店我的游戏改变现实狂婿至尊战刃重生浪潮之巅战神殿华年时代最佳赘婿奶爸的养成法则朝阳警事放开那个女学霸花都最强医神最佳女婿(最佳赘婿)
完本推荐: 修真聊天群全文阅读我的师父是神仙全文阅读高冷冥夫:和你生个娃全文阅读我爷爷是迪拜首富全文阅读驭房有术全文阅读牧神记全文阅读抗战之后勤主任全文阅读女神的私人医生全文阅读女神总裁的近身高手全文阅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全文阅读在偏执帝少心尖儿打个滚全文阅读美女图全文阅读穿到古代当名士全文阅读容我放肆一下全文阅读偷香高手全文阅读孤王寡女全文阅读大唐第一狠人全文阅读皇后策全文阅读唐医泡段全文阅读闪婚老公太抢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小阁老开局成为RNG中单锦衣玉令我对钱没有兴趣我的细胞监狱重回2003太古龙象诀开局一元秒杀满级拔刀术斗罗之神王临世穿成反派大佬的心尖宝我的冰山美女老婆都市:从西游归来的土地公奶爸戏精都市透视小神医盖世武神箭魔综漫:无限征服灵魂画手,天下我有!大荒神记影帝你太太是绿茶寻宝全世界终极小村医天唐锦绣掰正暴君后我死遁了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诸界之深渊恶魔从棋魂开始的无限最强终极兵王如意事绝世第一杀神

全球刷怪最新章节手机版 - 全球刷怪全文阅读手机版 - 全球刷怪txt下载手机版 - 吹个大气球9的全部小说 - 全球刷怪 我看读书移动版 - 我看读书手机站